十一年后俞灏明重提往事,为郑爽而避讳某个名字,四人说法很巧妙_张翰

十一年后俞灏明重提往事,为郑爽而避讳某个名字,四人说法很巧妙_张翰
原标题:十一年后俞灏明重提往事,为郑爽而避讳某个名字,四人说法很巧妙 《王牌对王牌》中情怀牌大招,正中了嘉宾郑爽的回忆杀靶心。 一段小品表演中,“赝品”版杨迪悄悄走开,“正版”俞灏明默默上线,郑爽回过头发现故人的那一瞬间、大声尖叫并弹开。 反应非常惊喜,情绪相当激烈。 2009年《一起去看流星雨》播出,转眼十一年已然过去。 这部剧让当年还是新人的郑爽一炮而红,也让她青春可爱、元气满满的形象一夜之间家喻户晓,甚至奠定了她多年里“女顶流”的地位,确保她在女艺人梯队中的热度难以被撼动。 这部剧中的男主角张翰也曾经是郑爽的恋人,二人分分合合唏嘘往事、至今仍是某些粉丝心目中的意难平。 而这部剧中芒果造星体系里的初代偶像俞灏明和魏晨,如今也都已步入了新的人生阶段;魏晨宣布和相恋多年女友的喜讯,俞灏明则在被大火烧伤之后浴火重生。 往事唏嘘,节目里俞灏明和郑爽的拥抱,也让台下诸位都瞬间泪目。 提及十一年前的故事,俞灏明的话术很微妙。 回忆当年拍流星雨的日子,如何讲出有趣的故事但又巧妙回避郑爽的前任旧爱呢? 若不提及,谈一部剧但“屏蔽”男主角,观感上会显得有些奇怪; 若提及,又很容易让郑爽尴尬,甚至可能导致“俞灏明在郑爽面前聊张翰”这样的话题冲上热搜。 所以,俞灏明很微妙地说“我们四个男生”。 请注意这个话术的圆融之处。 第一点,仅仅提及和自己经历类似者、回避其他姓名。 在谈论这段内容时,俞灏明铺垫的部分说“当时我和魏晨(进入剧组时)稍微有了一点名气”。 他主动提及和他有类似经历、以类似身份进入剧组的同届快男兄弟,而没有明确提及张翰、朱梓骁二人名字,话术非常合理。 纵使他不提、众人也知道另外两位是谁,他这样“话只说一半”并不会带来理解上的困境;而他从个人角度出发,只提及同类型艺人、话术支点也非常清晰。 此外,值得注意的是俞灏明不仅没提张翰、也没提朱梓骁,这样的说法有一层“我不是刻意回避提张翰”的保护色,态度也更舒适自然。 第二点,带入F4的集体身份,回避个体情感纠葛。 节目中俞灏明说“当时我们四个都很好奇,想看新人是谁”。 他说“我们四个”,巧妙规避了要提及某个特定名字的尴尬。 原本剧中F4就是一个团体,集体身份合理。 剧组里一群男孩好奇新人女主角的行为也很合情合理,动机合理。 俞灏明的说法如此自然,所以郑爽的接茬也很自然,她说起当时自己的逆反心理“看什么看,有什么好看的烦死了”。 故人重逢的名场面,一举一动一句说辞都很微妙。 俞灏明清晰展示了自己的高情商,话术非常可圈可点。 这些年俞灏明从歌手转型当演员,非常努力、也很有突破。 《那年花开月更圆》中他让人认识了不一样的俞灏明、饰演反派非常有张力; 《大明风华》中他更是“凭演技换头”,从扮相到台词都很有进步; 《声临其境》中他勇敢挑战《霸王别姬》里的经典片段,认认真真学习戏剧步法身法的敬畏之心很值得赞许。 人生难免有起起落落,拥有一颗温暖纯良的心,善待他人、自我勉励,才会有真正不败的未来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